去中心化身份即元平台:合作的力量

收集者 6月前 80

用户引导成本

梅特卡夫法则在方兴未艾的通信行业的商业模型中的一个早期应用表明,随网络规模成倍增长的网络价值,最终甚至可以抵消较大的前期网络连接成本。 “收支平衡点”是某个时间点,在该时间点上,不断增长的网络对参与者的价值超过(归因于网络效应)其加入网络的成本。 此时网络已达到的规模称为“网络临界规模”。

我们可以将这一术语应用到当今平台经济学上,连接到一个平台的主要前期成本不是网络连接本身而是使用登录凭证创建电子账户并配置电子支付及身份验证的用户引导成本。大多数用户可能并不知道,这需要很多公司和市场机制的参与(从保险到信用卡到承销商再到基础设施提供商),所有这些成本都已纳入我们当前的全球商业网络。但同时,这也带来了统一的、方便和相对简单的用户体验。

去中心化区块链技术的问题之一在于,总的来说,在与这种简单便捷的用户体验竞争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就引导新用户到新平台或网络而言,许多根本上的对等数字网络或区块链系统具有相当高的入门成本。基于点对点技术,相对于日益方便和直观的商业软件而言,学习曲线可能会非常陡峭,用户体验较差。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网络的情况下,参与者必须应对密钥管理上的困难、与日俱增的监管摩擦以及按照现代标准而言的高复杂性。过多的竞争性区块链平台(至少到目前为止大部分是非合作性的)加剧了混乱。

这样一来的结果是,网络临界规模可能会显著增加,但会引发了令人担忧的结果。许多区块链平台可能永远都无法达到其临界规模(甚至是某个“收支平衡点”,在该点上,其规模和开销对于其预期用例而言都是实际可用的)。

去中心化的身份元平台允许在参与者选择加入的每个平台上分摊这些用户引导成本。这潜在地降低了每个子平台上参与者的平台临界规模(和收支平衡点)。 所有这些都不能直接对统一用户体验有帮助,但是,总的来说,这种“传递性引导”至少在设计上可以为平台之间的合作提供一些激励。 所有这些都可以很容易地促进“网络的网络”效应,并克服竞争造成的低效率。

IoT 组合与第四次工业革命

我们一直在积极的方面探讨网络效应,但是从通信的角度来看,这也是一些技术问题规模的令人目眩的升级,特别是寻址能力的规模。如今,将 Internet 描述为一个由所有相互连接的对象组成的网络最为恰当,其中大部分是传统的人类用户和计算机。当您添加所谓的物联网(IoT)时,可寻址元素的数量已经达到数百亿,许多分析预测十年之内将增加十倍。

任何给定子组之间可能的连接所产生的“组合”(或“配对复杂性”)数目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然而,在当今的用户旅程或商业环境中,代理商(无论是人、机器还是软件)越来越需要访问、控制或与各种各样的这些互连对象进行交易,以实现其在数字和物理世界中的目标。这就需要一种直接且普遍存在的方法来将这些元素寻址、验证并连接在一起。

目前,已经有约300亿台设备连接到互联网。这些设备由成千上万的不同平台管理。对于大多数设备而言,无法预测将在何种场景下使用它们。所有权、地理位置、用例、机器对机器交互以及其它因素的更改本质上无法预测。可能的设备之间有(N×(N-1))/ 2个可能的对等(P2P)连接,即O(n²)。这导致大约10 ^ 21个可能的连接。可以看到,存在O(n³)个可能的连接,用于连接三个系统,依此类推。

在某些情况下,这种网络间惊人的复杂性在所有垂直行业中都同样重要。但如今,依赖供应链管理的企业最强烈地感受到了这种复杂性,因为可能有大量参与者和多供应商组件参与其中。这其中主要的障碍在于,要求每个代理人对不同的寻址术语和协议的广泛分类具有先天知识是比较麻烦的。在某些时候,它可能从不可行变成绝对不可能。

人或对象身份存储在多个中心化或联合系统中,例如政府、ERP、IoT 或制造系统。从基于密码学的信任和/或验证系统的角度来看,这些中心化管理机构中的每一个都充当其自己的信任根源,严格控制所有身份对彼此的凭证和信任信息的访问。供应链上的物体正在与多个系统和平台交互。因此,除非通过本地管理的中央机构,否则任何价值链中的新参与者都没有方法独立地验证人员的凭证或对象的属性。在这样的情况下,除非数据已经和人或物体的轨迹一起传递,否则他们可以访问的审计线索很少会回溯到该机构的管辖范围之外。

因此,必须利用建立在某种通用寻址系统上的信任验证系统和相关的可互操作的元平台协议。为了成为一个真正的全球解决方案,易于使用并且仍然不受黑客、审查制度和其它主权干扰的侵害,这种元平台方案必须独立于任何供应商定义的命名 API 或中心化命名空间,但它们通常需要可以一对一映射到此类 API 和命名空间。

基于去中心化身份的参与者控制的元平台解决了涉及给定价值链交易的参与者之间的可寻址性和信任验证问题。使这些设备能够跨网络交互的潜力范围非常广。作为人机交互的集合者以及新连接和网络的促成者,它可能被证明比 Facebook 大许多个数量级。

这样的平台对于第四次工业革命(4IR)具有特别的价值,即跨工业领域和社会的生物、物理和数字领域的技术融合。4IR 正在将我们的世界带入一个复杂的网络物理系统,在这其中所有事物都彼此相连。在这种数字结构中,物联网设备和数字代理之间存在无处不在的网络连接,可在相互连接的数字价值链之间建立动态定义的合作关系。我们认为,身份元平台是为4IR中的动态定义合作建立信任和网络物理安全的前提。

安全物流系统

多个全球物流联盟正在尝试建立所谓的“安全物流系统”,以在多个实体之间进行可验证的装运跟踪,流程自动化和可验证的业务交易。在许多方面,这取决于类似的规模和可寻址性问题:全世界所有这些参与者如何才能彼此发现,相互验证以及安全易理解地共享信息?

尽管事实上全球物流公司都在尝试利用去中心化技术,但它们仍然受到其受限的合作伙伴系统/生态系统边界的限制,这些边界阻碍了其实施中的完全去中心化或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大规模合作以促进可互操作的标准。

让我们假设以下这些基于真实示例的可验证物流交易场景:

· 阿联酋物流正在使用分布式 Hyperledger 实施

· 欧盟物流正在使用由联盟治理的 Quorom 区块链系统

· 北欧物流正在使用 Maersk/IBM 的 TradeLens

在这种情况下,这三个物流公司面临着在三个不同平台上跨实体建立交易的挑战。典型的处理方法要么是:A. 说服其他合作伙伴加入自己的平台,要么是 B. 在平台之间实现复杂的联合网关。值得注意的是,后者将另一个参与者(网关)添加到需要信任的参与方列表中,并可能产生更多的交易成本。

基于身份的元平台具有解决此问题的潜力,因为它可以在参与实体之间建立信任关系,沿供应链的可验证性以及外部可信赖的业务交易:

· 基于凭证的信任,可加入以前未知的参与者

· 可核实的同意书和商业交易

· 在物流供应链中进行追溯的数据溯源

在这里,就像贯穿整篇文章中讲的一样,(透明治理带来的)公开标准的重要性再怎么强调也不过分。由这样的标准构成的身份元平台很可能会鼓励和激励类似的标准发展成为这种系统的“匝道”,这种形式促进了国际供应链中作为国际物流经济基础的地方的信息共享。


少客联盟- 版权声明 1、本主题所有言论和图片纯属会员个人意见,与少客联盟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主题由该帖子作者发表,该帖子作者收集者少客联盟享有帖子相关版权。
3、少客联盟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贴者而删除本文。
4、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帖子作者收集者少客联盟的同意。
5、帖子作者须承担一切因本文发表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6、本帖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7、如本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8、官方反馈邮箱:chinasuc@chinasuc.cn


上一篇:计算机网络的基础定义
下一篇:关于solidity中数值的指数和对数教程
人生的价值,并不是用时间,而是用深度去衡量的。
最新回复 (0)
    • 少客联盟
      2
        登录 注册 QQ登录(停用)
返回